年度总结 | 2016年国产艺术电影的海外反响如何?

来源: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官方微信   作者:王笑楠     2017-01-13


 
2015年,凭借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和贾樟柯的《山河故人》,外加上年轻导演毕赣《路边野餐》的助阵,中国电影曾在世界艺术片领域独占鳌头。而2016年,与这一年国产电影市场的表现一致,本年度国产艺术电影的海外成绩较全面爆发的上一年度有所下降。

 

总体获奖情况

 

虽然缺少重量级的影片和奖项,华语艺术电影依然在某些方面有所突破。导演冯小刚新作《我不是潘金莲》,在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捧回最佳影片和最佳女演员双料大奖;柏林电影节上,摄影大师李屏宾凭借《长江图》在一年内二度登上三大电影节领奖台,再次用镜头语言彰显了东方美学的特殊魅力;由范伟主演的《不成问题的问题》斩获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艺术贡献奖,范伟本人也得到最佳男演员提名;釜山国际电影节上,青年导演王学博的处女作《清水里的刀子》和导演臧启武的作品《捐赠者》获得竞赛单元新浪潮大奖;来自中国台湾的朱贤哲导演的《白蚁》则获得了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

 


(《我不是潘金莲》荣获金贝壳奖)



(李屏宾获得柏林银熊奖)

影人方面,贾樟柯导演获得开罗国际电影节杰出艺术成就奖,功夫巨星成龙也收获了一座奥斯卡小金人——终身成就奖,他们的获奖可谓实至名归。

 


(成龙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

 

纪录片方面,王久良拍摄的《塑料王国》获得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新人单元评审团大奖,并入围圣丹斯国际电影节主竞赛世界纪录片单元;导演王兵聚焦中缅边境德昂族难民的纪录片《德昂》入选柏林电影节论坛单元;张赞波拍摄的《大路朝天》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纪录片。

 

现实主义传统:《我不是潘金莲》、《不成问题的问题》

 

2016年华语电影在欧洲三大电影节上鲜有斩获,在这种情况下,《我不是潘金莲》在西班牙摘得金贝壳奖应该说是为华语片保持国际关注度立下不小功劳。冯小刚这部新作兼顾艺术性与商业性,内容的话题性与形式的颠覆性,引来包括欧美主流媒体在内的众多业界人士的关注。

 

“亲民”、“接地气儿”是冯氏喜剧在国内大受欢迎的特质,然而也是阻挡其走出国门的重要原因。外媒影评人普遍认为,影片表现的内容很有“中国特色”,理解起来并不十分轻松,但讽刺和荒诞的效果还是很容易体会到。《综艺》评价称:“尽管可能只有中国本土的观众才能理解这部电影片名的含义以及它所体现的深刻的社会讽刺,但即便是非中国观众,也常常能够透过表面的表演看到其中所要表达的深刻的荒谬感”。


(《不成问题的问题》剧照)

 

梅峰的导演处女作《不成问题的问题》对社会现实的讽刺得到认可。“电影虽然描写的是20世纪40年代的中国,但却指向今日中国之社会现状”。“影片幽默、讽刺、微妙而又尖锐地指出了中国社会的复杂问题。剧中每个人物都代表了一个社会阶层,他们在一个看似普通的农场里拼命挣扎,嘴上却永远都是‘不成问题’”。

 

极简主义风格:《清水里的刀子》

 

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单元旨在关注和培育亚洲乃至世界范围内的电影新人,每年新浪潮大奖都会授予入围作品中最优秀的两部。电影节在对《清水里的刀子》的颁奖词中写道:影片“将简单、艰辛又充满仪式的一生,同如影随形的死亡相连,刻画了一个悲伤而自由的诗样寓言。”



(《清水里的刀子》剧照)

 

电影还获得第36届夏威夷国际电影节“评委会最佳摄影特别奖”,颁奖词评价该片:如同一部人类学影片一样,《清水里的刀子》向我们展现了美丽山区人民日常饮食、种植、缝纫、烹饪、祷告和致哀的仪式。

 

暧昧不明与叙事缺陷:《长江图》

 

2016年初,《长江图》这部唯一入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的华语片,未能给国外影评人们留下两年前《白日焰火》和《推拿》那样深刻的印象,外国媒体对其评论两极化,最终,《长江图》凭借摄影大师李屏宾获得最佳艺术贡献银熊奖,也算实至名归。



(《长江图》剧照)

 

对影片的主旨和导演的意图表示难以理解是大部分影评人的感受,《国际电影杂志》影评人写道:影片充满对中国文化和传统的隐喻,因而对美国观众来说理解起来十分困难。作者导演杨超运用诗歌、绘画、音乐和谜一样的叙述,探索了几段有关长江的比喻。“时间如长河,时间如一个圆圈,过去和未来在当下汇合,当下被命运注定,命运则由地理决定。《长江图》可能是以上情况的任意一种或全部,到底如何解读取决于观众”。

 

美学创新:《我不是潘金莲》圆形画幅引发争议

 

《我不是潘金莲》出征国际电影节最大的卖点之一,是对传统电影形式一大挑战的圆形画幅。与国内反响相似,这种形式创新也引来了不少争议。

 

《洛杉矶时报》认为:“圆形的画幅很容易分散观众的注意力,但好在画幅之内所讲述的故事足够吸引观众。电影的故事本身能够克服圆形画幅这种过度的创新尝试给观众观看体验带来的困扰”。



(《我不是潘金莲》的圆形画幅)

 

《银幕》是媒体中对圆形画幅最买账的一个:“《我不是潘金莲》有着优雅的画面,是一次成功的美学实验。好像放大镜一般的圆形画面效果堪称神奇,将观众的注意力聚焦到人物的行为和处境上来,就好像一幅画一般(暗示腐败就像艺术一样根深蒂固)”。

 

在《综艺》的影评人看来,影片很好地统一了形式和内容,达到了讽刺寓言的效果:整部影片给人漫长、低调、引人入胜,又举重若轻的感觉,尽管冯小刚采用的非常规画面——描写主人公省内经历的圆形,北京场景的正方形——让人有些观感不适,但这种处理方式确实赋予了影片更多寓言的特质,而且圆形和正方形恰好吻合传统中国绘画的格式。

 

中国资本参与电影节

 

在红毯之外,另一种参与电影节的方式也在出现,例如2016年威尼斯电影节官方宣布启动亚太电影艺术单元,并将这个单元落户到上海。承办方是中国光大控股并购基金和上海电影艺术学院,并且学院的江泊院长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组委会颁发的“金狮特别贡献奖”。这个动作意味着,接下来五年在威尼斯电影节亚太单元的电影评选中,上海方面可以推举两位评委和若干部影片,并增设更多奖项。

 

这当然是中国资本参与国际电影游戏的一种新的路线。但是,办好电影节最重要的是保持它的艺术独立性,及建立一套公平且有章可循的选片和评奖制度。光有资本是不够的,资本不尊重艺术规律也是不行的,这是威尼斯电影节亚太单元将来能否对产业发挥作用的最关键之处。

 

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

 

201610月份,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宣布启动,首批加盟的影厅有100个,这是国内第一条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性的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该联盟将在全国范围内逐步实现艺术电影的常态化、规模化和大范围的放映。



(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启动仪式)

 


(全国艺联主办的“中国早期珍宝电影展”)

 

联盟的成立对于中国电影海外推广有两个层面的意义值得期待。首先,艺术电影的常态化放映平台,给过去那些只能在少数国外电影节上流通的国产艺术影片一个见到广大国内观众的机会,也为他们提供了通过国内市场收回成本的可能,此举必然对国产艺术电影的创作起到推动作用;其次,艺术院线的引入将大大增加当前电影市场的供给多样性,相应的也将培育观众的欣赏水平、鉴赏能力,从而反过来促进商业电影市场的多样化发展和创作水平提高。

 

电影交流

 

官方/半官方性质的电影国际交流持续深入,进一步发挥电影对外文化传播的职能。按照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丝绸之路影视桥”重点项目的部署,中国电影资料馆开始实施面对丝绸之路国家的艺术院线传播项目,在“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公共文化机构设立中国电影观摩厅,长期放映并讲解中国电影。20169月,首个“丝绸之路中国电影常设影厅”已在韩国首尔韩中文化院对外开放营业。

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的民间力量逐渐加入到华语电影国际推广的事业当中,从不同层面增加华语电影在世界各地的曝光率和影响力。例如,201611月,由海外留学生发起的电影公众号深焦DeepFocus与当地合作伙伴联手,在西班牙马德里举办了为期五天的华语电影巡回展,在位于马德里市中心的Golem艺术影院,放映了8部近期最为人瞩目的优质华语艺术电影,并邀请中欧电影专业人士参与产业、学术论坛。

 

上述官方或民间的电影交流行为,是对海外商业销售和电影节评奖的重要补充,在两个领域较少涉及的地区,起到增进文化了解,建立合作关系和培育潜在观众的作用。

 

小结:把握潮流,敢于创新

 

目前,国内外的电影创作发展环境有所改变。一方面,国内电影市场的多样化发展,包括“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等准艺术院线的出现,使得国产艺术电影有望在国内得到一定的经济回报。另一方面,近年来,对于国际电影节圈,中国早已不再是一片“新大陆”,来自中国的创作者,既不能像第五代导演那样给国际影坛带去一种“从没见过的电影”,也失去了第六代导演所具有的“异见者”身份。

 

一内一外的环境改变,使得当下在国际电影节圈流通的华语艺术电影有两点比较大的变化,一是考虑到国内上映的需要,对影像的“猎奇性”和“异域风情”不再一味追求,电影的现实主义传统得到加强。同时,在美学形式创新上多有贡献和突破,这较为普遍的体现在今年的几部获奖电影当中。

 

2016年,中国的艺术电影虽然在国际影坛没有抢眼的表现,但仍有一些作品较好地发扬了现实主义传统、具备严肃朴素的极简主义风格,并实现了一定程度的美学创新。中国艺术电影走出去需要不断学习和顺应国际艺术电影的发展潮流,并在这一过程中探索一条与世界艺术电影进行交流互动的有效途径。